首页 > 资讯 > 企业风采 > 企业新闻

中粮集团全面接手酒鬼酒


食品产业网 (2016年2月17日09:53)
中粮集团全面接手酒鬼酒
导读:有业内人士分析,作为资产整合平台,ST酒鬼可能承担2019年前中粮集团整体上市计划的更多资产划拨功能。
  食品产业网讯:新年开工第一天,ST酒鬼原董事长赵公微原来留给记者的手机已关机。

  由中粮集团派出的新董事长经ST酒鬼董事会选举通过前,赵公微不仅递交了有退休原因的辞呈,事实上,他在酒鬼酒的大股东——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糖集团”)的副总经理职位、连同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也退了。

  “退得干干净净。”新年伊始,赵曾经的同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和他一起,卸下职务的还有ST酒鬼总经理夏心国。就在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向董事会递交辞呈的1月13日当天,ST酒鬼董事会发布决议公告,中粮集团派出的三位公司董事当选,并审议通过新总经理议案。2月2日,新董事长当选。

  这一时间节点,距ST酒鬼第六届董事会届满还差1年9个月。董事长因退休到点主动请辞,在近年白酒上市公司里实属罕见。

  “中粮集团这次做法比较强硬,但还是属于正常的人事安排。”原中糖集团派驻酒鬼酒(ST酒鬼前身)的一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人事调整的步伐之所以快,最主要是中粮集团要加大对ST酒鬼全面控制,也是重视之举。

  毕竟,早在2014年11月,中粮集团合并同为央企的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孚集团”),通过后者的全资子公司中糖集团间接控制酒鬼酒后,一年时间里,中粮集团没有对酒鬼酒派出一名董事、一名高管。

  中粮集团全面接手

  中粮集团对ST酒鬼的全面控制,是通过空降部队来实现的。

  从1月13日ST酒鬼发布公告,赵公微请辞董事长及夏心国请辞总经理,到2月2日,ST酒鬼董事会、临时股东大会发布决议公告,董事会补选及高管的重新任命均在春节前迅速完成。

  由中粮集团派出的三位中高层江国金、逯晓辉和董顺钢均被增补为董事,江接替赵公微成为ST酒鬼本届董事会新董事长, 董接替夏心国成为ST酒鬼的总经理。

  除了ST酒鬼的董事长、总经理提前卸任,主管销售的酒鬼酒董事、副总郝刚已于去年12月14日递交辞呈,原因为“工作变动”。2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履新统一润滑油企业的郝刚,对方忙于开会,表示对酒鬼酒已置身事外。中粮派出的新当选的酒鬼酒副总李明,据说已接任其销售岗位。

  中粮以上干将中,有三位来自中粮集团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国食品。江国金是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及执行董事,逯晓辉是中国食品总助兼审计监察部总经理,李明是中国食品华东大区总经理。现任酒鬼酒总经理董顺钢则身兼中粮集团啤酒原料部副总及中粮麦芽多地总经理 。

  由此一来,中粮集团通过自上而下委派,ST酒鬼董事会里的中糖系已全部退出,换之为合并方中粮系。具体而言,此次董事会补增前共有6位董事,一半来自中糖血液。除赵公微外,酒鬼酒2014年报显示,沈树忠是中糖集团财务总监、党委委员;郝刚则从1992年就进中糖酒类销售公司业务部门工作,直至2009年底调任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从常务副总经理升至酒鬼酒董事、副总。

  不仅换完被合并方中糖系的董事,对董事会里的另一半皇权集团,中粮集团也进行了削权。皇权方派出的三位董事中,夏心国作为中糖集团的合资方香港皇权集团派出的核心代表,曾担任酒鬼酒多年总经理、执行董事。经新一轮选举后,他被选举为副董事长,让出总经理职位。

  在白酒国有上市公司中,年逾60仍担任董事长职务的大有人在。况且从年龄来看,早在2014年7月赵公微继任酒鬼酒董事长时,已到59岁。为何这次主动请辞?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获悉,他从中糖集团的副总经理退职更早,据说可追溯至去年6-7月。

  因“工作变动”请辞总经理、来自香港的股东方代表夏心国,也年过60岁。难道均是因为年龄到点?

  就在ST酒鬼补增董事会成员前一个多月,1亿元的蹊跷存款失踪重大诉讼案有了新进展。ST酒鬼发布公告称,当地法院以合同诈骗罪起诉,去年8月已对包括存款支行行长的一干人等进行了公开审理,除已追回3600多万元现金外,ST酒鬼作为原告正在依法讨回其他经济损失。

  那么,中糖系包括ST酒鬼原董事、高管提前卸任,是否是为企业巨款遗失追责?

  2月15日,中国食品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存款遗失案已进入司法程序,案情明了,并无酒鬼酒内部高管担责一说。对郝刚离职,中粮集团也曾极力挽留。上述原中糖集团派驻酒鬼酒的有关负责人认为,白酒上市公司存款遗失酒鬼酒并不是孤例,且金额也不是最大。对酒鬼酒的实际控制要加大,才是此轮人事大调整的主要原因。

  去年10月8日,ST酒鬼曾发布公告称,因之前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理解存在偏差,在2014年年报中披露本公司无“实际控制人”,现认定实际控制人为中粮集团。

  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的行政划拨,属于不争事实。但酒鬼酒一纸公告非空穴来风。其间,酒鬼酒因拟实施定增事宜停牌数月,后于10月22日公告称,之前预告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条件尚不成熟,相关谈判已经终止。

  此前媒体曾报道,酒鬼酒指的是计划向华泽集团定向增发股份,以收购其旗下的湘窖酒业。据说是这一并购事项搅动了中粮集团的神经。目前,中糖集团和香港皇权集团合资成立的中皇有限公司持有酒鬼酒31%的股份,中粮集团通过层层股权,间接持有酒鬼酒股份占比并不高。ST酒鬼一旦向华泽集团定向增发后,后者股权比例较高,中皇的股权可能被稀释,从而削弱中粮集团对酒鬼酒的控制力。

  ST酒鬼欲成资产整合平台?

  春节前,经过董事会改选,中粮集团已成功直接入主酒鬼酒。那么,在宁高宁时期,赋予中粮集团国际粮商的庞大蓝图里,酒鬼酒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2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酒鬼酒新任董事长江国金,他通过中粮集团办公室人士委婉表达,目前刚上任尚在熟悉情况,不便接受采访。记者又致电酒鬼酒副总经理李明,未果。

  “酒鬼酒和中国食品是不同的两个上市公司,合并绝不可能。”有中粮集团内部人士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此次酒鬼酒的人事任命来自中粮集团。尽管江身兼中国食品要职,但他同时是中粮集团行业资深总经理,相当于集团总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中国食品2015半年报表明,在该公司的业务板块里,并未有白酒,酒业板块主要是指长城葡萄酒及进口葡萄酒。

  中粮集团直接接手酒鬼酒,更多的业内推测来自打造资产整合平台。

  这样的平台可能是整合白酒板块。ST酒鬼并购案终止后,有接近被并购方的人士当时传出,在认定中粮集团为“实际控制人”之后,应该会在中粮集团的安排下参与到其他并购之中。

  但这和中粮集团重拾白酒战略大相径庭。2月15日,中国食品有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些年中粮集团试水白酒企业分两种,一是财务型投资,如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茅台股份,中粮农业产业基金投资入股,成为习酒二股东;二是并购获得酒厂,但现在其收购的安徽龙虎尊等酒厂均已转手。即使算上中粮集团在泸州的食用酒精生产基地,该人士坦承,“中粮的白酒板块其实已没有。”

  “央企有多元化投资很正常,谈不上战略层面。华孚集团整体并入中粮前也有专业投资部门,投资过保险公司,酒鬼酒也曾经想混改,还提上议事日程。国家政策对央企多元化投资也给过支持和方向。”曾在中糖系任职的人士称。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ST酒鬼去年扭亏已成定局,作为资产整合平台,可能承担2019年前中粮集团整体上市计划的更多资产划拨功能。去年,中粮屯河发布公告,把中糖集团的国储肉、糖储部分整合并入。酒鬼酒作为依然稀缺的上市壳资源,不排除中粮集团进行内部业务板块的重组。

  但该人士进一步表示,作为央企手握的第一家白酒上市公司,必将纳入国资委对央企的业绩考核。1月3日,半年报终于扭亏为盈的中国食品发公告,把依然亏损的金帝巧克力剥离给集团下属兄弟单位。酒鬼酒的业绩一旦亏损,中粮集团依然可卖可重组。

  本报记者 文静 重庆报道

采编:aimee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粮集团全面接手酒鬼酒
相关文章
·今麦郎日清食品推出全新产品“一菜一面·番茄鸡蛋浇头面” 2016-2-16
·上海梅林(捷克)无能力偿还到期债务 2016-2-16
·劲牌拟以1.7亿元收购贵州台轩酒业95%股权 2016-2-16
·可口可乐未来将致力于让瓶装业务100%归于特许经营 2016-2-16
·预计达润工厂将于今年下半年生产出首批产品 2016-2-15